中文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星痕之门 > 第二一二章 全体激活术

第二一二章 全体激活术(1 / 1)

路灯昏黄的街头,玩家之间展开战斗,“人群”哄散而逃。

地面上,那被一分为二的尸体,就宛若被精密的机械车床切割过一般,被劈开的非常匀称,创面平滑。

周遭安静,小海等剩余五名高战力玩家,全都不自觉的后退了数步。

任也这一剑把人劈成两半的绝活,确实是让这群玩家狠狠“惊惧”了一下。

要知道,那名玩家是已经调动星源,全力防御了啊。

他竟……竟然如此轻易的,就被劈成了两条人形姨妈巾。这出头鸟的战斗力,堪比栋哥啊。

小海心里这样想着……

旁边,一名女玩家盯着任也:“呦,我说你怎么敢当出头鸟呢,原来是一直在藏拙啊。”

“踏踏。”

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响彻,街道四周有很多玩家,从数个方向逆行而来。

之前,任也说要给小海一分钟时间叫人,其实这根本不用上,因为这附近,就是任务点最集中的地区。

王栋的手下分了几波,到处抢劫,此刻感知到这里有剧烈的星源波动,且残魂也在四散而逃,那自然就知道是发生了战斗。

“我来看看,是怎么个事儿?”

“嗯?地上两半的那个……是小狼魂嘛?他被谁杀了?”

“……!”

也就是短短数十秒的时间,小海的身前身后,已经站了十一名玩家了。

“有人要当出头鸟,替那帮韭菜撑腰。”那名女玩家,盯着任也说了一句:“他把小狼魂杀了。”

算上小海在内的十二人,集体将阴郁的目光投降任也。

“等一会,大家先别动。”

小海摆了摆手,抬头看着任也,轻笑着说道:“你有绝活,那倒是早说啊,这就是多分一份的事儿呗。何必打打杀杀的,弄得满地都是血。”

任也扭头瞧着四周,见不少普通玩家,也都偷偷凑了过来,却只在暗中观察。

小海见任也没有回话,伸手指了指地面上两半的小狼魂:“他的位置给你,二十人也有你一个,行不?”

这话一出,他身边的人都没有反对,只冷冷的瞧着任也。

而周边的杨老头等人,心中更加愤怒,鄙夷,都恨不得冲上去一口咬死小海。

什么样的人最可恨?!

就tm是小海他们这样的,他们的恶是不加掩饰的,是弹性极大的。

这群王八蛋,面对比他们弱的人,就能把人欺负死,对方哪怕就是当着他们的面吃屎喝尿,大家也不会心软;可但凡他们要遇到一个不好摆弄的,这种恶又是可以克制的,可以隐忍的。

单从这一点上来讲,小海他们虽然是秩序阵营的,自由阵营的,但他可比混乱阵营的那帮疯批坏多了。

那帮人,起码还有血性在啊,而他们却只敢欺压和剥削最底层。

不远处,任也听着小海的话,淡淡的开口:“这周围应该没有你们的人了,最多也就有点墙头草。”

“我有一个好朋友,曾经在我即将得到传承时,舍命帮过我,他不强,但却战至星源枯竭,几经濒死。”

“来这里,就是为了找他。”

“昨天我们见面了,他被你们搞瞎了一只眼睛。”

“你说……我可能加入你们嘛?”

他迈步向前,肩抗人皇剑,一人面对十二名高战力玩家,突然一字一顿的吼问道:“都不敢吭声?那我带头掀桌子,干死这群废物!!这满街看热闹的神通者,你们,尚有血性否?!”

喊声激荡,飘至四周。

街道归于安静,那群刚刚跪下过的,被剥削了整整二十天的玩家们,竟无一人敢应任也的话。

他们所有人加一块,已经有二十多人了,可就是没人敢往前迈一步。

为什么!

很简单,就是怕死!

二十天来,反抗的全被弄死了,大家好不容易扛过来了,谁又敢在这个时候玩命?

真的值嘛?

“哈哈哈!”

小海看着四周大笑:“你就是个沙碧,你以为自己能煽动起来?这么多天了,你都没看明白。人性是卑劣的,都只顾着自己。你替他们出头,保不齐他们还在心里骂你多管闲事呢!你死了,我都不用说话,他们得一人在你身上啐一口,你信吗?”

“轰!”

“轰!”

“……!”

其余十一个人,见任也的态度如此鲜明,便已不再多想,只各个展现出神异,进入战斗状态。

这群人选择与任也进行战斗,一定不是为了那个什么小狼魂报仇,而是为了维护自己利益。他们已经把底层玩家得罪死了,这一趴压不下去,那会有大麻烦。

同样,任也为什么要给对方叫人的机会?

因为——他要替老刘清理冲向决赛的跑道,就如对方当初帮他争传承时一样。

王栋那边有二十多个人,这群人如果在决赛圈抱团,手握顶尖资源,那会很麻烦。

所以,现在有机会分开干他们,就一定不能放过!

“刷!”

街头上,任也双手握紧人皇剑,毫无惧色的吼道:“来吧,你们一块上!”

“装逼犯,栋哥都不见得敢说这话!”

那一直有台词的女玩家,双臂抬起,轻喝道:“小鬼苏醒,听我法令——附身!”

“嗖嗖!”

话音落,两道小鬼从女玩家眉心钻出,直直飘向任也,速度极快。

“召唤——钢甲虫。”

一名身材精瘦的青年,抬手向前挥动间,空中突然坠落密密麻麻上百只银色的独角虫子。

它们每一个都有半指长,外壳极其坚硬,动作极快的爬向了任也。

“气功—重炮!”

小海站在远处,隔空向前轮拳,手臂顿挫间,重炮一般的拳影,便密密麻麻的打向了任也。

“铜锣——震荡!”

“呛啷啷!”

任也扫视着四周,刚要动手,便听到数声铜锣敲击的脆响,大脑猛然间升起了剧烈的眩晕感,一时间周遭的影响都变得非常模糊,扭曲。

这是……控制类神异!

他猛甩着脑袋,但依旧感觉天旋地转。

对面的十二名玩家,在这一阶段,那没一个算是弱者,不然也不会欺压这里如此之久,令普通玩家如此惧怕。

他们虽然不算是队友,但基本的战斗默契还是有的,远程法术系,召唤系的玩家在骚扰,近战职业也在伺机贴身,且拥有控制类神异道具的,还在给任也叠buff。

只一瞬间,怀王的处境堪忧!

这一战,是任也得到人皇传承后,真正意义上的独自战斗,此刻没了清凉府的权柄加持,没了王妃,李彦,樊明等人帮忙,且要独自面对十二名玩家……

这怀王是直接拉了,还是能除恶务尽?

“吱嘎嘎……!”

钢甲虫磨着牙,已经入潮水一般爬到了任也脚下。

“刷刷!”

两道小鬼,瞬间压在任也的肩膀,左一个右一个,伸出小手,死死的掐着他的脖颈。

“嗖嗖……!”

绵密的拳影与各种冷兵器一同袭来。

拉个几把!

老子堂堂林相和院长的大弟子,华夏第六位稀有,要是这一关都过不了……那tm还回什么朱雀城?!

“煌威!”

任也在意识模糊间,突兀的大吼一声。

“轰!”

人皇剑爆发出璀璨且威严的光芒。

灼灼煌威,涤荡世间一切邪祟。

“啊,啊!”

两声惨叫,肩膀上坐着的那道小鬼,瞬间被煌威笼罩,如烟雾一般直接飘散。

“踏踏……!”

不远处,那控鬼的女子惨叫一声,步伐踉跄的后退,捂着眉心喊道:“……疼……饲养的小鬼死了,我……我被反噬了。”

“刷!”

任也大脑恢复清明,瞬间用星源屏蔽双耳,抬头时,双眸阴沉。

“噗噗噗……!”

低头就是一道剑气,什么狗屁铁王八,钢甲虫,在人皇剑贴肉切割下,都如纸糊的一般脆弱。

只一剑,上百只钢甲虫几乎就被清空了一大半,剩下的那些调头就跑。

召唤物,是有自己灵智的,它们不是沙碧缺心眼,知道干不过,也会跑!

“挡!”

任也抬起右臂立剑,拦与身前。

“你也出来!”

任也左手腾出,抬手便寄出人皇印,挡在自己另外一侧。

印,他现在用不了,也无法窥见它万分之一的神异。

但作为主人,任也却知道人皇印沉重异常,内部流淌着日月山河,万疆之域的景象。

防御,足够了!

印与剑横栏,流淌霞光,遥相呼应,竟无形间形成一道绵密的气运之墙。

“嘭嘭嘭……!”

小海抡出的气功拳影,如重炮一般砸在人皇剑伤,却未能撼动它的分毫。

“叮当当!”

周遭飞掠而来的神兵,尽数弹飞。

“大地之力,缠绕!”

旁边,一位站在侧位的玩家,立马抬手给任也上控制。

“咔嚓……!”

大地龟裂,无数泥土倒卷而起,如数条黑色蟒蛇一般汇聚,缠向任也的下半身。

“嘭!”

任也操控着人皇印,使劲向下一砸,泥土当场溃散,被炙热的光芒瞬间蒸发。

这不是神异,纯粹是莽夫情急之下,想到的粗略防御办法。

人皇印沉重异常啊,只有气运者可以拿起,这一下砸下去,一阶的大地之力,就像是个笑话!

对方十二人的组合拳,在短短数个呼吸间,竟被他略显狼狈的给应付过去了。

“到了我?!”

任也突然大吼一声,强行依靠着一阶满级的神明系身体力量,如豹子一般窜了出去。

人皇剑挥动,人皇印被操控着立于身后防御。

“嗖!”

数步迈出,眨眼间,他便来到了那个控鬼女玩家的身前,并大吼道:“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?!不还手,离开这儿,一切都是一样的!不管是现实,还是星门!”

“海哥,救我!”

那控鬼的女子,遭到了反噬,此刻头疼欲裂,口鼻流血,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防御。

“噗噗!”

一剑横切,那女子身躯猛然一顿,紧跟着,她两腿横立在地,岔开,上半身却如被切开的西瓜一般,向后滑动一下。

双腿与身躯分家,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,她显然已经重伤,彻底丧失了战斗力。

十二人,已有一人退场!

一剑后,任也自信回头,根本没在看她。

“嘭嘭!”

剑身横拦,挡住了大部分攻击。

任也身左侧空荡,挨了两发小海的气功重炮,肋骨疼痛,但立马便被气运注入,缠绕,还能再战。

持剑横转,他抬头见到对方的第二轮攻击已经贴脸,且目前身法较差,很难闪躲。

不过,对于一位粗鄙至极的神明系莽夫来说,这一切花里胡哨的手段,都没有一发至强攻击来的有效,来的爽利。

从任也继承的神异能力便可以看出来,这九九人皇之道,讲究的是,一剑即出,四海臣服。

“剑有神国!”

“翁!”

顷刻间,一府之质量注入剑身。

任也故意压低剑身,向前横扫。

“噗噗噗。”

最近的三名玩家,根本躲闪不急,只在战斗间,便感觉不到自己的下半身了,在低头一看,前胸和下巴也没了。

三团血雾爆开,三人的身躯瞬间被剑身碾成了气体,缓缓潇洒在街道上。

天地良心,任也是不想杀他们的,因为还有用,但他目前对剑有神国的控制还谈不上纯熟,这一剑扫出,剩下的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。

三人皆死,只剩下一个,或者是半个脑袋,活活被剑身拍碎了。

十二人,已退场四人。

任也瞬间感觉自己的星源之力被抽走了一大半,但还没有到力竭的阶段。

剑有神国,对于目前的任也而言,就像是一个迷你小油箱,配了个歼30的发动机,一脚下去,油就没了。

如果不是对方玩家谨慎,都站位很远的话,那刚才攻击距离够,直接就清场了。

血雾中,任也手持人皇剑,浑身充斥着极尽暴力过后才会产生的强大威压感。

他从头到尾,就只挨了两拳。

这是一阶?!

小海心生惧意,再次与他拉远距离。

任也从溃散的血雾中走出,双眼盯着对方八人,再次吼道:“下一次,再下一次,或许还有沙碧站出来!但是第四次,第五次,第六次,还会有人吗?你们就那么愿意把自己的命,把自己的希望,寄托在别人身上嘛?!”

“这是星门!没有法院和警察局,没有还手的胆子,就tm不要进来:进来了,就不能像条狗一样活着!”

任也踩过尸体和残骸,迈步上前,一字一顿的吼:“我只能帮你们一次,帮不了一百次!我在喊一遍,老子要掀桌子,干死这帮杂碎,在场的神通者,你们,尚有血性否?!”

周遭,杨老头看着单打独斗,满身浴血的任也,双拳紧握:“……算我一个!把抢老子的钱,还给我!给我!”

他的喊声在街道上飘荡,已经五旬过半,天天想着给两个儿子安排家的老头,第一个迈步出列。

“跪下,给我老子跪下!!草泥马!”

那个之前被逼着交出所有“积蓄”中年,也咬牙切齿,双眼通红的吼道:“有人带头,还不干?!那小兄弟战力这么强,人家想走就能走,我们能嘛?他走了,我们还是要被人随意揉捏!”

“踏马的,跟他们干!”

“老娘跟你们拼拉!”

“……!”

踏踏踏。

街道四周的脚步声,瞬间变得杂乱了起来,那群一直在犹豫,那群被剥削了整整二十天的玩家,终于在这一刻对任也做出了回应。

人生在世,要有血性啊。

这不仅仅是为了报复,为了逞一时之勇,而是面对这狗艹生活,面对家庭,事业,亲人希望的重压时,还能有再次爬起来的勇气。

你可以关上门,躲在家里抱着腿,独自一个人委屈,甚至痛哭流涕,但你不可能永远把脑袋埋在裤裆里,任由同类一脚接一脚的踩上去。

活着已经很沉重了,你踏马是谁啊?还要在我脑袋上跺两脚?

那样就完了,再也爬不起来了。

任也不是为了煽动,更不是为了拉拢一批打一批,他只想告诉大家,这个星门里有五十位普通玩家,但他们但凡敢还手,但凡不是把自己的底线压到更低,最低……那王栋等人,就绝对不敢如此。

永远不要期望着,恶人的善念和心软。你得退让,就是他变本加厉的理由!

街道上。

二十多名普通玩家围聚了上来,小海等人懵了。

那小子一人独战十二人,斩下四人,彻底将这些普通玩家给激活了!

“跑!”

小海惊惧的后退着,满面都是汗水。

“往……往哪儿跑?!”旁边一名高战力玩家,咽了口唾沫:“海哥你说!”

“回安全屋找栋哥,已经来不及了。”小海停顿一下:“报警吧!”

“啊?!”

旁边几个人全懵了。

“战斗有一会了,执法者马上就来!”小海立即吼道:“从左侧打出去,我们用执法者拉扯他们。”

“……有道理!”

“冲出去!”

几名玩家,病急乱投医,立即向左侧冲击。

“跑?一个都跑不了!”

“噗!”

对方阵型一乱,心也就不齐了,正中任也下怀。

他手持人皇剑,速度极快的追掠过去。

“刷!”

最后一人回头展现神异。

早有防备的任也侧身躲过,用人皇印抗了一下,便迈步追击而上。

“噗噗!”

一剑扫过,那人双腿被砍断,当场横飞数米远,摔在地上。

任也一边跑,一边回头喊道:“……我忘了,他刚才让你们干什么来着?!”

“呼啦啦!”

后面的七八名普通玩家围聚上来,看着地面上已经没了双腿的高战力玩家,统一露出了和善的微笑。

那人躺在地上,口中狂喷着鲜血,满眼惊惧道:“听……听我说……兄弟们,我也是被王栋胁迫……!”

“跪下!!”

“我真的是被王栋威胁……!”

“我让你跪下!”

“大哥,我……我腿没了啊,怎么跪……!”

“都是成年人了,你自己想办法。”一名普通玩家咬着牙,一步步逼近。

……

另外一头。

大吉安全屋内,王栋抻着懒腰,起身道:“小海他们应该搜刮的差不多了。我们先去吧。”

“好!”

神殿林附近,一间黑灯的赌场内。

一个人影出现在大厅,缓缓穿上宽大的衣物,带上面具,伸手抚摸着桌上码放整齐的筹码,淡淡道:“好久……好久没有人,能得到它的认可了。我终于……不用困在这里陪你们了。”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地狱副本上线(无限流) 龙君苏醒在星际 快穿之干了这碗狗粮 戏精宿主的作妖日常 我的本体是个能量球 和全校师生一起莅临末世 末世:开局疯狂囤货一千亿 神秘世界,开局睡觉就会死 空天巨兽 我来自阿斯嘉德